解放军四总部颁新规 士兵每年有探亲假可使用智

2015-07-04 14:18来源:未知

  部队严管训练与风气的同时,也不能忘了“人情味”。解放军四总部日前下发新规,从减少会议文电、精减大项活动、增加休假探亲和适当允许手机网络使用等方面,提出对策措施。基层人士对此表示,动静很大,改变很多。

  人情

  增加探亲假和与妻团聚比例

  据“军报记者”微博昨日报道,四总部日前颁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若干规定》,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其中发布了多项为基层官兵减负减压和送福利的措施。

  现行《现役士兵服役条例》规定,未婚士官与父母不在一地生活的,下士任期内享受两次探望父母假,每次假期20日。现在,多数下士为独生子女,可以说每年探望一次父母、与家庭团聚是“两头期盼”的事,同时公共交通日益发达,官兵休假出行条件便利。鉴此,《规定》将此类下士3年任期内2次探望父母假调整为每年1次。

  “军报记者”援引总参军务部、总政组织部负责人的话称,这让士官多一些休假探亲机会,更加体现了人文关怀,符合士官和家庭的共同意愿,有利于处理个人和家庭的实际问题,促进士官安心服役、履职尽责。

  “配偶随军或符合有关规定在驻地找对象结婚的,在休息日和节假日可以按照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这是现行《内务条令》规定已婚士官可离队住宿的情形之一。当前,不符合随军条件的士官配偶来驻地长期工作生活的现象越来越普遍,由于缺乏政策依据,有的部队一味禁堵,不同程度影响到士官家庭生活与稳定。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向基层人士了解,目前,随军条件是以四级军士长为起点的,算下来至少已是30岁的兵。但是,很多人在30岁以前就已经结婚了。《规定》据此适当放宽士官离队住宿的条件,将这类士官也纳入到可按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的范围。

  进行一番测算后,《规定》将不同类型部队基层单位休息日和节假日外出人员比例,分别提高了5%。这样既不影响战备工作法规明确的人员在位率,又有利于官兵处理个人事务和调节身心。

  减负

  旅团级大型活动每年只有一次

  近年来,从部队情况看,“五多”这个顽症痼疾仍未有效解决,一些部队带兵管兵理念方式陈旧,有的政策规定也相对滞后,亟待从政策制度层面研究解决。

  基层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五多”指的是会议多、文电多、工作组多、检查评比多、上层活动多。这些问题也让基层官兵深恶痛绝。

  《规定》要求,同一个旅团的工作组1个月内不超过2个;在同一个旅团级单位组织的大项活动每年不超过1项;每周工作日基层干部无会日不少于3个;每周工作日不少于2个晚上由个人支配。

  据北青报记者向内部人士了解,目前,基层会议和活动还远多于以上数字。

  在压减基层登记统计方面,有的基层单位为展示成绩自行搞一些不必要的本、表、册,这些在一定程度上给基层造成忙乱。《规定》强调压减基层登记统计,明确要求将2011年四总部文件规定的“八本六簿三表一册”整合为“七本五簿三表一册”。总参军务部、总政组织部负责人表示,这既是一个具体举措,也释放了严格控制“本本”、为基层减负的明确信号。

  放宽

  休闲时可放宽手机网络使用

  当今社会,信息技术日新月异,使用手机网络已成为人们的基本生活方式。军队具有特殊性,官兵使用手机、网络不可能像社会公众那样随意,作出一定限制很有必要,但也不能简单封堵。

  在综合考虑部队特点、保密安全和官兵需求等因素后,《规定》适度放宽了手机网络使用的限制,明确“在符合保密要求的前提下,军队人员在课外活动时间、休息日、节假日等个人支配的时间,可以使用手机(含智能手机),可以通过个人移动终端或者军营网吧使用互联网。具体办法由师旅级单位结合实际制定。”

  报道特别指出,“符合保密要求”仍然是“硬杠杠”,凡不符合保密要求的时间、地点和场合,绝不能使用手机网络,这一点不能有丝毫含糊。师旅级单位制定具体办法,必须以军委、总部有关政策法规为依据,切不可放任自流、无度无序。文/本报记者 岳菲菲 供图/CFP

  相关新闻

  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后顶风违纪将严处

  新华社电(记者 胥金章)记者2日从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业务纠治办法》日前印发施行,重点对预算管理、账户资金管理、经费开支、结算管理、内部接待场所财务、预算外经费管理6个方面、69种财经违规情形,依法依规纠治整改,深查严纠突出问题,切实规范财经纪律,形成依法管财长效机制。

  记者了解到,根据习主席和中央军委决策部署,从今年2月份开始全军组织开展财务工作大清查,对2013年度和2014年度各项经费收支使用管理情况进行全面清查,抓住“清、查、纠、改”关键环节,自上而下,逐级清查,标本兼治,堵塞漏洞,切实把存在的矛盾和积弊曝光见底。通过各单位自查自纠和全军蹲点督查,发现一些单位和部门存在擅自调整经费预决算、截留克扣挪用经费、无预算超预算开支、违规开立银行账户、不按规定存储资金和借垫款、违规发放福利补助、超标准超范围接待走访慰问、利用虚假发票合同套取资金、结算手续程序不合规、未按规定签订履行合同、在内部接待场所转移报销开支、隐匿转移预算外收入设立“小金库”、拖欠应上缴经费、擅自扩大成本性费用开支等财经违规问题。

  《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业务纠治办法》依据现行法律法规明确具体纠治措施,直接适用的“对号入座”,规定不明确不具体的按照法律原则和法治要求予以细化。业务纠治区分一般违规与违纪违法,区分公务开支与个人徇私,一般违规的公务开支重在纠治规正,个人徇私退还追回有关款项,党的十八大以后特别是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之后顶风违纪的从严处理。区分不同情节和性质,包括责令改正、退回款项、经济处罚等不同措施要求;对涉嫌侵占、私分、贪污、贿赂等违纪或者违法犯罪行为的,由相关部门依纪依法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进行处理。纠治整改实行按级负责、按权限处理,各大单位可结合实际予以补充细化,做到问题纠治全面覆盖。

  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领导小组要求,各级各部门要认真抓好《办法》落实,既抓好当前存在问题的立查立治,更要以此建立问题清单,实行“处方式”纠治整改,本着于法周延、于事有效的原则,建立健全分层级分部门分行业的财经管理制度体系,发挥法规制度的激励约束作用,推动形成财经违规违纪不敢为不能为不想为的长效机制,为实现依法管财新常态提供根本保障。